听歌说故事

趁着这次回家有空整理了下电脑上的音乐,找到了一首Olivia Ong的《Romance》里的《A Love Theme》,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。我称这种感觉为“熟悉”,是因为在很多情况下,音乐最容易让我把过去某一段时间的记忆回想起来,这种回忆是几乎不需要任何思考的,就像Hash Table一样直接。听《A Love Theme》那会儿是上个冬天,那是我在杭州呆过最久的冬天,没有之一,在实习。孤单一个人来回于空荡荡的学校和公司之间,手机内存卡剩余空间少得可怜,就放了一些零散的歌曲和两张专辑:Olivia Ong的《Romance》和陈升的《家在北极村》。

那会儿天气比较寒冷,而且阴雨居多,就是没下雪,每天早上都几乎都裹着同一件羽绒服出门,偶尔担心着等会儿刚到校门口的时候是不是公交车又刚好开走,而这种事情一发生就是连续好几天,太让人忧伤了。早高峰的K193路“挤得一逼”,这样形容毫不为过,据说学校所处附近一个社区是杭州一大蚁族聚集区,地处乡下的乡下,租金非常便宜,这我也是后来听61同学说的。每天和我一起挤公交的几乎全都是比我大的,有时候我会想到,接下去我也要不可避免地和他们一样苦逼地蜗居了。我并不是吃不了苦,只是没犯贱到喜欢吃苦。吃苦是为了幸福,而不是习惯吃苦的日子。在公司加班是没有工资的,但大家呆得都比较迟,有在做剩余工作的,有学习的,当然也有在玩游戏的。我下班时间早点2030,迟点2200,有同事甚至凌晨0200走的,这么一比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加班。每个人都忙着给自己充电,生怕比别人落后了。回学校还有近一个小时的车程,每天晚上尽管很迟走了,公交依然“挤得一逼”,更喜感的是公交编号是213,远看像2B,载着一群在这座城市飘荡的2B驶向他们的狗窝!理想这个词很多情况下是容易被轻视的,在结果没被世俗认可之前。简单点讲,在没赚到很多Money之前,你和世俗提理想抱负,世俗就要嘲笑你,理由是无穷的,等你“成功”了,世俗夸你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成功人士,纷纷巴结你。每天晚上这么迟了的公交上依然这么多人,我常在想,每个人都这么努力,但最后不可能这班车上每个人都能过上“幸福”的日子,区别在哪里?或许自认为我在很努力了,但实际上和你一样努力的人多得去了,但大部分人姿势不对,但自己不会意识到哪里不对了,再然后晃眼人到中年心有余而力不足,只能责怪命运不公了。仔细想想努力的区别还是有的:同是在图书馆看书,时不时摁手机走神的人也不少吧,这应该是在“努力”的大多数,目前我自己也是这样的,提醒自己千万不能进入这样的肖申克。

那段时间自己的寝室封楼了,临时换寝室住,认识了三位新室友,大家留在学校都各有各的目的,不过都挺苦逼的,一个个都很迟了才回家过春节。其中有个让我非常崇拜的哥们儿叫大泓,比我大一届,待人非常客气。大二的时候他和他的朋友曾骑自行车从杭州出发沿着318国道骑到了拉萨。那段时间我也老想着去西藏,但多是YY,认识大泓后明显增大了我YY的想象空间。旅行这件事上我绝不是一个行动派,而是YY狂热者,一来经验不足基本没旅行过,二来穷屌丝没米,再三被太多的旅行游记诱惑了!和大泓的交流让我对西藏有了更真实的认识,没那么乱,也没那么安全,对于西藏,到现在我都还想去,不出意外会一直延期,直到有天突然想不开了说走就走,直飞西藏。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这辈子都在做着小马过河的事情,在没有亲身实践前,一切别人的经验都只是别人的经验。经历过的和没经历过一定是有区别的,经历前和经历后亦然。



关于 McKelvin

a hacker who's interested in `music computing` and `network security`.
此条目发表在 Life 分类目录,贴了 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  • http://www.seo0572.net 德清seo

    专程来顶你ofuu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