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02月18日记

在留和路288号东14幢211重点寝室3号床上明月光下脱下这一双从温岭穿起的沉沉的丑袜子,刷牙,洗脸,洗脚,上床,摆好舒服的姿势,码字。好久没在床上码字了,和树人先生想得一样,我也觉得有写点什么的必要了…

这 时脑子里依稀回荡着乘务员几十年如一日铿锵有力的声音:旅客朋友,欢迎您乘坐由苍南来往上海虹桥方向的动车5562次列车,列车前方到达上虞车站,请要在 上虞车站下车的旅客提前做好下车准备,不下车的旅客请保管好您的行李,以免丢失或误拿,谢谢合作~~~还有:文明星期一,礼让每一天,请给有需要的乘客让 个座。不禁顿悟,车上乃是个盗梦的好地方!

这时我已经躺在了床上,但是窗外却传来了让人吃惊的拉杆箱的滚轮声,我确实客观地觉察到了,这个 时候了还有人刚回来,回趟学校真TM的不容易,说句题外话:虽然今天从家门口到宿舍门口花了8个钟头,还是感谢铁道部能让我回来,对了,先谢国家!说这句 话的时候心里油然而生一种优越感,阿Q般的优越感,因为我比刚那个拉行李的人幸运点。恩,是的。从家里到学校,并没有太大的想法,或许麻痹了或者说习惯 了,两种生活方式交织在一起,没太大兴趣去特意找出区别,温岭也好,杭州也罢,随遇而安;喧嚣也好,清静也罢,我还是我…但还是有区别的,比如空气的温 度,牙膏的味道,洗刷的手感,自来水的味道,床板的硬度,床的海拔,方向……觉察到这些的地方并不起因为我今天特别敏感,只是它确实存在,事物存在都有它 的道、理,我无法去否定或是忽视它,当然也没有刻意去指出它存在的意思。就像刚才我想通了一个问题:为什么家里起床后照镜子会发现,相对在学校起床后,会 更奔放,洒脱…说白了,俩字--狂乱!现在我明白了,家里床宽大,任我一会儿S型,一会儿B型,无法阻拦;而学校床的规格抑制了我内心的奔放,除了是1 型,也只有I型了…

最好,今天见到比工大还要美的女纸了~~还有意外收到傻妞补送我的生日礼物,这是一个美丽善良的花姑娘,谢谢傻妞~明天清晨一室友要去教学区赶考物理了,祝他好状态,好人品,好成绩~当然啦~最主要的还是好视力~

这日子又花了两天写,这时候帝还在Coding,睡也



关于 McKelvin

a hacker who's interested in `music computing` and `network security`.
此条目发表在 Life 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