疲倦地活着亦或欢快地去死

   伊壁鸠鲁说:“最可怕的恶是死,但死却与我们毫无关系,因为我们活着的时候,死亡还不存在;当死亡来到的时候,我们又已经不存在了。”

    敲下题目的十二个字后,我开始无比的纠结,该是用“死去”还是“去死”,这是个问题。

    尽管现在这个时候我最应该选择“死去”睡觉,不过最终,我还是秉着一名严肃的非文艺男青年的心态,选择了“去死”,其一:“死去”这词总让我感觉像是言情小说里,妩媚的女主角,调情时轻声说出的戏谑;其二:“去死”,作为一个动态过程,更符合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。

    去死,是一个过程。就像我们每天走过那段上课的路一样,风景、路人,每天都在变幻莫测着。而活着,反而是一个母猪下的崽儿们,都一个模样和嘴脸,吃饭、睡觉,支楞在那里亘古不变。

    世俗说:人终究难免一死。

是的,谁又能跑的比时间还快呢?

    面对生活的困局,我们大多数芸芸众生,注定不能成为知名利器2B铅笔,无从选择的活着,在这里,活着是一个最基本的生存状态,穿衣吃饭、打卡上课、便便抽烟、黄粱一梦,等等的诸如此类,你我是否感觉到疲倦。

    网络云:我活着来到这个世界,就没打算活着回去。

    栽在疲倦的泥坑里的我们,为什么不能欢快的去死。是的,你还有这样那样的抱负未曾实现,你还有千般百般的责任牵绊,你还有环肥燕瘦的娘子未搭,但我极力建议,珍惜现在路途中的体味和风景,让音乐响起的同时告诉他们,我一切都好虽然我其实不好。欢快的去死吧。我们一起。

Just Jack - The Day I Died

 



关于 McKelvin

a hacker who's interested in `music computing` and `network security`.
此条目发表在 Life 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