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2月11日

月光长跑后吃撑了顿夜宵回来,去隔壁寝室逛了一圈。F也刚好在看

初恋这件小事 สิ่งเล็กเล็กที่เรียกว่ารัก


在他们寝室待了一会儿又一次重温了下这部经典的片子。

又是一部经典的泰国片,没有车祸,没有癌症,不像韩剧那样的生离死别,死去活来,《初恋这件小事》非常平淡,但是一些些细节却又透露着感人的气息。很多人看完这部都觉得是在写自己,确实很多时候爱情都是这个样子,尤其是初恋。看完后确实心中也能浮出那么一个人,可能故事的细节有些偏差,但差不多还真就是这个样子的。

想起了韩寒的1988里面的一段话,没记住,又翻出来,载抄如下:


我真的是那样的喜欢刘茵茵,当我的生命力只能讲一个故事的时候,我愿将这个故事讲出来,这个故事平淡无奇,平铺直叙,既没有曲折,也没有高潮,也就是寻找,相识,分开,就如同走在路上看见一盏红绿灯一样稀疏平常,但若驻足,你会发现,它永远闪着黄灯。我就一直看着这盏信号灯,在灯下等了很久,始终不知道黄灯结束以后将要亮起的是红灯还是绿灯,一直等成了个红绿色盲。

在这过程里,我自然和很多姑娘谈过恋爱,和各种良家不良家上过床,但这段感情就好似一种模式,当我重回到那种模式里,无论我正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,成功失败,自信自卑,都荡然无存。刘茵茵告诉我,我们可以一直通信,一直打电话,你也可以经常来看我。

我说,不了。

刘茵茵问我,为什么?

我说,就像是一个人快死了,你就要把他冰封起来,等未来的科技也许足以拯救这个人了,你再解冻他,死了就是死了,活过来就活得很好。你今天输液,明天打针,还是会死掉的。

刘茵茵说,我不是很明白,别人两地恋不都是这样的么?



我不知道是否有一种奇怪的感情,它深到你想去结束它,或者冰封它。只因它出现在错误的时间里,于是你要等待下一个正确的时间重启它,而不是让错误的时间去消耗它。少则一天,多则一生。我和刘茵茵说,茵茵,我会来找你的,实在不行,就像你说的那样,无论如何,十年以后,咱们在这条路的尽头见。在此期间,你就不要再找我了,除非天大的事。



关于 McKelvin

a hacker who's interested in `music computing` and `network security`.
此条目发表在 Life 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