嘿 夏天

时间

今天下午收拾东西准备回寝室的时候和同伴对了下时间,才发现今天是30日,电脑上的时间还似乎31日,意外发现自己的时间表里多了一天,是很开心的一件事情!16号回的学校,算算也差不多有半个月了,每天过着差不多一样的日子。

原本我设想的假期的日子是非常好:

每天6点钟起床,趁着太阳还没出来就出门。中饭晚饭有外卖。21点上下再回到寝室,状态好做个运动什么的,完了洗个澡22点上床。

但是显示的情况是这样子的:

每天起床的时间从7点半到10点,中饭基本和他们一起外卖,晚饭除了外卖就几个好友出去吃,出了太热,还是不错的。晚上看心情决定呆不呆办公室室。回来插上网线,看个论文,上个小网,看看心爱的姑娘在不在线,折腾折腾又到12点了,洗澡,床上失眠会儿,再睡觉。每天如此往复。

啊!ʅ(‾◡◝)ʃ   What the f**k.

课题

课题的东西远比我想想的难,涉及到的东西都是新的,国内搞这方面的研究成果都少,能参考的文档也是英文的,还不全,研究生弄弄还觉得累呢,坚持这么多天了,真佩服我自己。暑假剩下的时间不到一个月了,只希望尽快出来出第一个版本,暂且不管效果如何,可以的话以后直接拿这个当本科的毕业设计了。

瓷器国

23号出的事故,事故后的几天一直在刷微博看最新的动态,那几天过得真的很压抑,再几天过得更压抑了,我想不通我所生活的国家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,或者它本来就是这个样子,我长大了,越来越看清楚了而已。2000多年的封建家族文化还是没有在之前的一次次革命中被洗刷干净,政府内部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,谁都不敢动谁,他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,而且还都被绑在了一起!就像温总理这样的好好先生我像他也是不敢做什么大动作的,杀掉谁的头的,虽然我相信他为官清廉,并且子女都经商,不从政,他应该退休了,中国这篇土地上应该有新一代的接班人。至于那条船上的其他人,我觉得他们都是无要可救了的反人类分子,我等待着那条船上的人打起来,统统落水。就像意大利作家 卡尔维诺的《牲畜林》里说的:

恶同归于尽, 善良的人连手都不要弄脏。

大一的时候思政课老师是一位让我非常崇拜的老师,她说过:你们要记住,只有当这个社会的上层,和这个社会的下层,都坐里不安的时候,革命的时机才真正到来了。每次出大事,我总会想起这句话。我想,只要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OK,社会上层一片歌舞升平,那下层的人们该痛苦就痛苦着吧。

其他



关于 McKelvin

a hacker who's interested in `music computing` and `network security`.
此条目发表在 Life 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