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归档:2010 年十二月

qt4.7在没有安装编译环境的机器上中文汉字乱码的特殊解决方法!

网上找了很多,方法大多是:

#include <QtGui/QApplication>
#include <QTextCodec>
#include <QDialog>
#include <QLabel>

int main(int argc, char *argv[])
{
QApplication a(argc, argv);

QTextCodec *codec = QTextCodec::codecForName("GB2312");//或者是"UTF-8","GBXXXX"

QTextCodec::setCodecForLocale(codec);
QTextCodec::setCodecForCStrings(codec);
QTextCodec::setCodecForTr(codec);

QDialog dlg;
QLabel lb(&dlg);
lb.setText("你好");
dlg.show();
return a.exec();
}

UTF-8反而直接乱码,没编译环境的机器上也是。最后的解决方法是:

1.PROJECT-EDITOR SETTING -Default file encoding改为“System”//这个好像默认就是这个的

2.上述中codecForName("GB2312")改成codecForName("system")

3.第三部,设置默认字体QFont

font(

"Times"

,

10

,

QFont

::

Normal,

FALSE);

a.

setFont(

font);

     第三部不知道是不是必须的,好学的孩子们可以钻研下。

如图:

继续阅读

发表在 Work | 标签为 , | 留下评论

密码保护:Marry Xmas

无法提供摘要。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。

发表在 Life | 要查看留言请输入您的密码。

2010年12月11日

月光长跑后吃撑了顿夜宵回来,去隔壁寝室逛了一圈。F也刚好在看初恋这件小事 สิ่งเล็กเล็กที่เรียกว่ารัก

在他们寝室待了一会儿又一次重温了下这部经典的片子。

 

      又是一部经典的泰国片,没有车祸,没有癌症,不像韩剧那样...

继续阅读

发表在 Life | 留下评论

疲倦地活着亦或欢快地去死

   伊壁鸠鲁说:“最可怕的恶是死,但死却与我们毫无关系,因为我们活着的时候,死亡还不存在;当死亡来到的时候,我们又已经不存在了。”

    敲下题目的十二个字后,我开始无比的纠结,该是用“死去”还是“去死”,这是个问题。

    尽管现在这个时候我最应该选择“死去”睡觉,不过最终,我还是秉着一名严肃的非文艺男青年的心态,选择了“去死”,其一:“死去”这词总让我感觉像是言情小说里,妩媚的女主角,调情时轻声说出的戏谑;其二:“去死”,作为一个动态过程,更符合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。

    去死,是一个过程。就像我们每天走过那段上课的路一样,风景、路人,每天都在变幻莫测着。而活着,反而是一个母猪下的崽儿们,都一个模样和嘴脸,吃饭、睡觉,支楞在那里亘古不变。

    世俗说:人终究难免一死。

是的,谁又能跑的比时间还快呢?

    面对生活的困局,我们大多数芸芸众生,注定不能成为知名利器2B铅笔,无从选择的活着,在这里,活着是一个最基本的生存状态,穿衣吃饭、打卡上课、便便抽烟、黄粱一梦,等等的诸如此类,你我是否感觉到疲倦。

    网络云:我活着来到这个世界,就没打算活着回去。

    栽在疲倦的泥坑里的我们,为什么不能欢快的去死。是的,你还有这样那样的抱负未曾实现,你还有千般百般的责任牵绊,你还有环肥燕瘦的娘子未搭,但我极力建议,珍惜现在路途中的体味和风景,让音乐响起的同时告诉他们,我一切都好虽然我其实不好。欢快的去死吧。我们一起。

Just Jack - The Day I Died

 

继续阅读

发表在 Life | 留下评论